财新传媒
财新网 > 消费 > 正文
  • 发表评论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全球防疫用品买空了 物资回国仍关卡重重

2020年02月14日 17:5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大量海外防疫物资向中国集结,但全球的防护用品现货已基本告罄,海外工厂已以最大产能运转,扩产可能性低,后续产能回国将更加困难,而国内物流持续卡壳
2020年1月24日,红十字会医院参与救治工作的医护人员帮助对方在防护服上写上名字,以方便他人识别。自新冠疫情在1月下旬扩散以来,大量海外物资紧急运往中国,成为疫情早期填补物资缺口的最重要途径。不过,截止2月中旬,海外现货陆续售罄。图/财新记者 丁刚

  【财新网】(记者 何书静 钱童)大年初五,肖敏提前四天结束春节假期,从老家云南返回越南。她在越南一家大型防护服代工厂工作,提前返程一方面是因为不少国际航班取消,“怕再晚就出不去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客户已经催的不行”。

  这个1500人的工厂原计划初九复工,但由于订单量剧增,提前四天集结了约100名员工重启生产,现已达到每天10万件的最大产能。近期工厂还缩短休假,每周休一天改为每两周休一天。由于疫情带来的防护服需求急增,工厂原计划于3月启动的新业务也不得不推迟至半年以后。

  “比SARS的时候还要紧张”,在防护服行业有近20年经验的肖敏告诉财新记者。这家工厂客户长期稳定,即使在2003年“非典”时期,工厂也很少直接收到求购电话,不过现在每天都有人找上门来。肖敏称,该工厂的防护服通常供应欧美,但近期客户已经将大部分货物调往中国。

  自新冠疫情在1月下旬扩散以来,大量海外物资紧急运往中国,成为疫情早期填补物资缺口的最重要途径。以防护服为例,春节期间国内产能仅能满足湖北省约两成的需求。(详情参见财新网《防护服产能缺口超8成 春节赶工海外急购有望7天缓解》)

  不过,截止2月中旬,海外现货陆续售罄。目前全球工厂已全速运转,但再扩产可能性低,而且随着各国加大防控措施,后续产能回国将更加困难。由于海关、物流环节的不确定性,多位捐赠人和采购者向财新记者表示,未来不会将海外作为首选购买地。

海外急购驰援中国

  “我们的仓库已经清空了”,医疗用品制造商安思尔(Ansell Microgard)亚太高级营销总监洛萨(Marolo Rosa)告诉财新记者。安思尔是中国官方认可的国际防护服品牌之一,近期洛萨每天收到50封以上的求购邮件。

  为了满足突如其来的需求,安思尔的厦门工厂在春节期间动员了200名工人复工,“不过这远远不够”,洛萨称,安思尔把原本计划发给别国的库存调拨至中国,预计中国的销量将会比往常高出20%至30%。

  印度医疗物资B2B平台Medikabazzar此次向中国调拨了大量物资,该平台同3M、霍尼韦尔(Honeywell)等厂商长期合作。其投资顾问、印兴资本合伙人林美含告诉财新记者,仅是经她对接进入中国的物资价值已经超过800万美元,“大年初一第一天30万美元,第二天123万,第三天570万”。

  1月31日,印度政府宣布禁止防护用品出口,不过这一禁令在2月9日重新部分放开,意味着一些口罩得以再度出口。“我马上去问Medikabazzar创始人还有多少现货,结果他说3M医用一次性口罩还有240万只”。林美含将这一信息发布之后,这240万口罩两小时内销售一空,它们被送往西安大兴医院等多家医院,同时经阿里巴巴和多所国内商学院的校友企业进行捐赠。

  巨大的需求带动全球物资价格上涨。一位为北京政企采购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春节初期海外询价还明显低于国内价格,一次性医用口罩价格在每只一块多,“现在都是坐地起价,基本涨到3块以上,国内则是4块多”。

  “收到的需求很多,但相当一部分并不靠谱”,洛萨表示,他和他的团队每天24小时都在接到来自全球各地的电话,其中不乏想以高价转手的商人,正是这些人的存在推动了价格上涨。“我们在努力检验这些需求的真实性,拒绝想从中获利的投机者”。

  截止2月中旬,全球的防护品现货已经基本告罄。哈佛MIT校友行动组志愿者陈悦告诉财新记者,到1月31日之后,欧美地区不管是商超还是渠道的现货基本买空,仅有印度和中东等地的工厂还能排期,但工期也较久。他的机构此次发动全球多所大学校友筹集了8万只口罩和6000套防护服,其中绝大多数来自欧美和亚洲渠道。林美含也表示,截止2月13日左右,印度的口罩存货几乎告罄,很难再找到新的货源。

  目前海外产能已经基本达到上限,且难以支撑疫情在他国蔓延。洛萨表示,向中国调拨物资意味着其他国家供应会相应下降,“我真的不愿意看到疫情进一步扩散,那样的话供应会非常吃紧”。

  除中国厂区外,安思尔全球各地工厂均在“24小时7天”运转。安思尔官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财新记者,由于大部分产品不依赖中国生产,疫情不会对其全球供应链造成明显影响。洛萨表示,专门为疫情修建新产线的可能性较低,因为这需要新的土地和厂房,“而且疫情结束之后它们能做什么?”

  不过一些地区仍可能释放余量。印度重新开放出口限制,正是因为国内产能仍然有增量空间。印度出口联盟(Federation of Indian Export Organisations)总监萨哈(Ajay Sahai)向财新记者表示,不少当地医疗物资企业在考虑扩产。目前印度疫情并不严重,当地产业希望向物资紧缺的中国释放更多产能,未来一旦印度国内疫情发展,也将有能力提供储备。

物资回国愈发困难

  由于本土产能尚未从春节休假中恢复,海外仍然是重要供应地。防护服用品生产商杜邦(DuPont)表示,其位于中国的产能仍然只达到五成左右,未来将持续从海外供应中国。目前杜邦已经累计向中国投放约100万件防护服,其中超过三分之二来自海外。

  不过,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后续海外产能流入国内将愈发困难。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新冠疫情定性为国际卫生紧急情况,就在当天,陈悦所在组织此前锁定的多笔欧洲、美国订单均被厂商取消。

  “WHO宣布消息之后,我们马上感觉到政策变化,每隔几个小时就有个国家会对出口用物资限制,然后航班被取消,物流和货源都能看到非常明显的变化”,陈悦介绍称,货源是以小时和分钟的速度在变,物流则是以天为单位变化,每个环节需要确保三到五个备选方案,才能确保一条线的顺畅。

  目前印度和台湾明令禁止医疗物品出口。台湾于1月25日禁止口罩未来一个月出口;印度政府于1月31日宣布停止出口防护用品,但2月9日又开放了部分口罩出口。

  除了订单被管控,海关和物流的不确定性也陡增。自2月1日美国联合航空取消中美航班之后,不少海内外航空公司陆续减少中国航班。上述北京采购者表示,西班牙自2月6日起还直接停止了所有发往中国的快递业务。

  陈悦告诉财新记者,2月6日,其机构计划将一批防护服从巴黎发往广州,起飞当天突然收到航空公司的通知,不再对物资实行免费运输。目前大型国际航司几乎全线关闭免费运输通道。

  “像日本和韩国一些地方其实还可以供货,但现在航班管控的话,不是说想飞就能飞,到货时间无法保证,厂商也不会因为晚到了就提供赔偿”,上述北京采购者表示,自己多次因为物流问题而最终没有在海外下单。

  即便解决国际物流问题,物资在入关和国内物流的环节上也会遭遇重重阻碍。1月26日,海关总署推出针对境外捐赠的“绿色通道”,对境外赠物资入境减免税收等手续。不过实际操作中,这一机制并不顺畅。一些海外捐赠者不得不自己买机票护送物资回国,而且货物在入关时也经常会遭到征用。

  “全方面考虑的话风险蛮大,而且价格跟国内差不了太多。所以对接了几个国家之后,就没有再打算再订国外的口罩了“,上述北京采购者表示。陈悦也告诉财新记者,其机构已经将寻找物资的重心转回国内。

  萨哈表示,目前印度出口港口的清关较慢主要是因为集装箱和人力缺乏所致,不过“未来10到15天情况会有明显好转”。

  受印度政府出口禁令影响,林美含所对接的230吨物资仍然滞留在印度海关。她计划向印度政府申请1000吨物资的豁免权,这个数值能够让她坐上政府的谈判桌。“很多买家的货还是没有发走,虽然我这个环节的交割已经完成了,但是不能说货给物流公司了就不管了”。

消杀产品滞留机场

  一名国际物流从业者告诉财新记者,他们协助运输的很多批国际捐赠的消毒类物资,都遇到了运输阻碍。除了酒精和含酒精类消毒水,三氯乙烯、四氯乙烯也都面临运输困难,“有大批物资在国外囤积着运不回来”。

  他向财新记者介绍道,天津爆炸案之后,国家对于危险品的运输十分严格,对各个环节都有资质要求。在空运环节中,对航空公司、机场甚至操作代理都有资质要求,路运公司也需要专门的车辆进行运输。

  “我们有单从哈恩回来的消毒水,定向捐赠给海南机场。空运段是走的长沙市政府包机,但落地长沙机场两天了都没找到运回海口的方法”。他告诉财新记者,由于长沙机场没有危险品运输资质,也找不到能运输卡车,到海口前的轮渡因为是客运也不允许危险品上船,这批货目前只能在长沙机场等待。

  他呼吁国家能够把有危险品运输资质的路运公司集结起来,专门开通运输特殊物资的公司,帮助把这些物资迅速运输到需要的地方去。

  (应受访者要求,肖敏为化名)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屈运栩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毛超峰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启东事件 李显龙 从0到1 信用卡提现 tpp协议 冀中星 秦晖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敲诈勒索罪 债券基金 税务师 商誉 无法控制
,